到处玩,没事干

安迷修又剥了很多只虾

·深夜三十分激情击打键盘产物 自己爽一下

·打TAG的感觉真好!




大赛主办方搞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聚餐活动。


排行榜上的前十名全部列席。


雷狮:可不可以不去。


卡米尔:大哥你看大家都去了,你好意思不去吗。



那就去。


排名后五位聚在一起,交谈非常热烈,气氛非常融洽。自成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

反观前五位,死一般的寂静。


雷狮沉默地坐着,右手边是抱着烈斩一言不发的格瑞,左手边是一脸视死如归的安迷修。


……还握着双剑。


受此气氛感染,首席上的嘉德罗斯情不自禁地掏出了大罗神通棍。


雷德冲过几个座位强行把他按回去:使不得!要命的!


雷狮冷眼旁观,心想我是不是应该把锤子拿出来配合你们一下。



啊,上菜了。


所以,为什么,要按排名来分座位。


难道主办方看不到,格瑞和嘉德罗斯,已经用目光激战了好几回合了吗。


自从嘉德被没收了金箍棒,他们就改用筷子对决。凡是格瑞看上的菜,嘉德从没让他称心如意地夹上来过。


大家理解地把几盘菜推到他们面前,让他们自相残杀,而后继续言笑晏晏相谈甚欢。


雷狮没有动。面前一片狂风肆虐重灾区,他下不了筷。


神奇的是,安迷修不知出于何种微妙心理,也没有动。


仿佛世外高人对决,非要凹三天三夜的造型,一动就是满盘皆输。


他们和外界快乐的空气格格不入,俨然是这群魔乱舞的聚餐会上两尊不听不看不说的佛像。


……所以,为什么,要让安迷修坐在我旁边。


雷狮不动声色地用余光打量安迷修,安迷修回以他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。


……我们这样下去有意思吗,你不饿我还饿。


那你夹菜呀。


我不。


你这样让我怎么接话,再见。


雷狮向对面望去。视线对上帕洛斯。


帕洛斯耸了耸肩:老大,不是我不想帮你。


雷狮又看向末席。


佩利跃跃欲试:老大,你们什么时候打起来。


一个都指望不上。雷狮失望地收回目光。





好,安迷修动了。他开始夹菜了。


而且速度奇快。


怎么会这么快!雷狮用余光注意他。


安迷修伸筷子,一夹一个准。雷狮仿佛看见了残影。


他夹菜手速奇高,咀嚼速度极快,手中的筷子几乎一刻没有停歇。


更惊悚的是安迷修在这个过程中竟然还保持着惊人的优雅,吃相可以用“斯文的狼吞虎咽”形容。


他夹了一只虾。他开始剥虾了。


雷狮震惊地放下了筷子。


安迷修剥虾的手速甚至远胜他夹菜的手速。撕拉,虾尾拔了。啪唧,虾头掉了。


他又开始剥虾壳,虾壳像脱落的苹果皮一样刷刷地掉下来。


动作行云流水,娴熟而富有美感,宛如拿着双剑砍瓜切菜,俨然把剥虾上升为一种赏心悦目的艺术。


雷狮全神贯注地看着他,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转过身去。


怎么会这么快!


很快,一只虾就剥好了。虾壳在盘子里摞起高高一层。


这时,安迷修突然看了他一眼。


“你...很想吃这只虾吗?”他为难道。




雷狮:?


等到他发现所有人都停杯投箸盯着他和安迷修时,事情已经晚了。


在所有人看来,雷狮的坐姿完全转向安迷修,面色严峻身体前倾,凝视安迷修的目光是那样专注,那样热切。


就连格瑞和嘉德罗斯都停止了明争暗斗,静静地望着他们。


饭桌上静悄悄,没有任何声音。


雷狮被这尴尬的气氛震惊了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
还没等他回过神,安迷修就眼疾手快地把那只虾送进了雷狮碗里。


“给你,我再剥一只。”他郑重道。




不。


谁听我解释。


我要怎么解释。


雷狮绝望地盯着碗里那只虾。


虾肉洁白剔透,看起来真的挺好吃。


安迷修期盼地看着他。所有人都期盼地看着他。


...拜托你们全部转开目光。我要暴走了。我要黑化了。让你们见见我的第二人格。


万众瞩目下,雷狮艰难地夹起那只虾,送进了嘴里。


所有人紧绷着的神经都松懈了下来。


大家松了口气,继续谈天说地欢声笑语,饭桌上再次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

要不是嘴里还含着那只虾,雷狮简直要以为刚才无事发生。


安迷修凑过来,小声问他:“好吃吗?”


走开,我暂时不想看见你。雷狮咽下那只虾,矜持而冷淡地点点头。


安迷修也松了口气。奇怪,我为什么会觉得他松了口气。雷狮想。


“那我再剥一只给你。”


雷狮简直不想和他说话了。




END


结局见标题


评论 ( 32 )
热度 ( 171 )
  1. 梦溺于恐横切字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疯狂吹捧她!!!!!!

© 横切字谜 | Powered by LOFTER